美专家:虽然东南亚已偏向中国 但美国还可以夺回来

原创 PC4f5X  2021-01-19 09:42 

导读:近日,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在美刊《外交事务》撰文,评论美中两国在东南亚地区展开的战略博弈。在文中,沈大伟认为中国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虽然已经获得了提升,但因中国自身的种种原因,美国仍是该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域外大国,并断言中国的影响力不会超越美国。本文表达的仅是沈大伟个人观点,观察者网翻译此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沈大伟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及其即将就位的政府已开始制定战略以应对日益激烈的中美竞争,他们应密切关注东南亚。美中较量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涉及外交、商业、安全、影响力运作、意识形态、价值观、教育、科技等各功能领域。中美在东南亚展开的全方位竞争只是一个缩影和预兆,预示着这种竞争将在世界其它地方如何展开。这场竞争的结果至少会影响到广袤的印太地区,而该地区的国际地位已变得越来越重要。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近期刊载本文

近年来,一些东南亚国家表现得像是在“见风使舵”,它们正在与北京建立更紧密的联盟关系。该地区以及世界其它地方的许多专家和官员都已发现权力和影响力的天平发生了偏移,这种偏移明显有利于中国而不是美国。但观察家不应夸大这一趋势,也不应期望它会一直持续下去。中国目前还没有主导东南亚,未来它也并非必然会主导东南亚。采取正确的政策和方法,华盛顿可以制衡北京并促进自身利益,为该地区的稳定、安全和发展做出贡献。

东南亚为什么重要

美国与东南亚休戚相关。东南亚是一个充满活力,不断发展的地区,幅员170万平方英里:东西横跨3000多英里,南北2000多英里。该地区由11个国家组成,其中10个是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成员国。东南亚总人口6.36亿,是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其人口结构反映出了该地区所具有的宗教和文化多样性,东南亚有2.4亿穆斯林、1.4亿佛教徒、1.3亿基督教徒和700万印度教徒。这也是一个拥有多种政治体制的地区,包括五种不同类型的政治制度,既有列宁主义党国也有完全的民主制国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东南亚是全世界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如今,东南亚总体经济规模已达到全球第六大经济体的水平,2018年的名义GDP总额为2.8万亿美元。

该地区的战略重要性是由其地理位置所决定的。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是全世界交通量最高的海运通道;每年大约有5万艘船只经过该海域,世界商品贸易的40%和全球石油供应的25%要经过此海运通道完成。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该地区具有日益增长的安全敏感性。特别是,中国在南海建立了军事前哨基地,这催生出了一种危机意识和战略不稳定性。由此产生的部分后果是,除柬埔寨和老挝外,所有东盟国家都在近年增加了本国的国防开支和军事采购支出。

2017年,东盟庆祝了自己的50岁生日。尽管东盟经常因自身缺陷而受到批评,但它仍有许多值得自豪的地方,尤其是在柬越冲突于1990年代中期结束后,东盟成员国之间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争。东盟还非常成功地解决了跨国安全问题,如海盗、人口贩运、走私、有组织犯罪、疫情和环境污染等。该组织以其“东盟道路”而自豪:以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决定,互不干涉内政和自愿合作。这些准则有助于该集团保持团结,但也严重妨碍了该集团去处理棘手问题和在需要时采取行动。该集团一个特别明显的弱点是它无力调解南海的领土争端,也无法阻止中国将南海诸岛军事化。

该地区对大国竞争并不陌生。由于该地区诸国具有被殖民的历史,这些国家在战略上实行纵横捭阖之术,倾向于奉行中立主义和不结盟政策。另一方面,一些东南亚国家选择施行传统的防御性现实主义策略,采取联盟政策或与大国结成战略同盟关系。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东盟采取了一种主动出击和兼容并蓄的方式,让域外大国参与到东盟的多边对话和会晤机制中。一些观察家批评这类论坛仅仅是“聊天室”,起不到什么作用,也基本产生不了什么具有约束力的协议。然而,作为建立互信的机制,只要它们能使各大国与该地区更紧密地绑定在一起,那就必须承认它们至少在形式上是成功的。

卡在中间

尽管中美两国在东南亚的战略竞争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但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1年推出其针对亚洲的“再平衡”政策后,这项政策刺激了北京更多地参与到该地区事务中,中美博弈变得愈发激烈。这两大竞争对手之间的战略博弈持续发展,贯穿了整个特朗普执政时期。

就中国而言,它已经更加深入的介入到该地区事务中。中国还加强了它在该地区的外交联系,展开了文化交流和拓展本国影响力的活动。该地区所有国家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不过度依赖中国的情况下,与北京保持日益密切的关系。

大多数东南亚国家看到了向北京靠拢的现实好处,而且迄今为止,华盛顿也没有让它们为此付出任何实际代价。正如马来西亚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向我解释的那样,“我们处理对华关系的方式没有掺杂任何意识形态色彩,只有实用主义和利益交换。中国需要朋友,而我们恰好就能成为它的朋友。我们接近中国有什么损失呢?美国能怎样?”

这一见风使舵的趋势是真实存在并影响深远的,但不应夸大这一趋势。大多数东南亚人都带有根深蒂固的后殖民身份烙印;对谋求建立不平等关系和行事傲慢的大国,他们会迅速做出反应。他们还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对该地区施行的政策和采取的行动记忆犹新。对中国曾在过去支持该地区的华人侨民一事,东南亚各国政府和公众仍然十分敏感——尤其是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等北京加紧对其施加影响力的国家。

被低估的力量

随着中国在该地区拓展活动范围,许多观察家认为,美国在该地区的实力和影响力已很虚弱,并且还在迅速衰落。这是一种误解。美国在东南亚的文化、经济和安全影响力依然巨大。在大多数领域,美国的影响力甚至比中国还要大。

诚然,华盛顿没有对这一地区持续加以外交关注是美国东南亚政策的一大薄弱环节,比如美国高级官员就很少访问该地区。但在其它领域,美国拥有全面的优势。它在该地区拥有广泛而深入的军事力量和安全伙伴关系网。美国在该地区的软实力——尤其是美国的大众文化和教育——仍然很强。美国的商业影响力也根深蒂固非常强大:目前有4200多家美国公司在东南亚开展业务。总体而言,东盟现在是美国全球第四大贸易伙伴,2018年的双边贸易额约为3500亿美元。

虽然这一数字还无法与中国东盟在2018年完成的5878亿美元贸易额相比,但也并非微不足道。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美国对东盟国家的累计直接投资,目前的投资总额是3290亿美元,比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投资额加到一起还多。按年计算,美国在该地区的直接投资额几乎是中国的两倍:根据东盟的数据,2017年美中两国在该地区的直接投资额分别为249亿美元和137亿美元。

近年来,中国与东盟的政经联系日益加深

当对美国在东南亚的地位进行实证分析和全面衡量时,华盛顿的比较优势和固有实力就会变得很明显。更重要的是,民意调查显示,许多东南亚国家的民众对美国抱有大量积极看法(尽管与全球趋势一样,在特朗普时代,他们对美国的好感显著下降)。然而,对于那些只看地区性媒体的人来说,美国占有优势会令他们感到很惊奇,因为充斥于地区性媒体的惯常说法是中国主导着东南亚。可实际上,中国是一个被高估的大国,而美国则是那个被低估的。

别把华盛顿排除在外

当然,如果在评估该地区可能的发展轨迹时只考虑北京和华盛顿的影响,那将是一个错误。东盟及其个别成员国有能力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调整其对外关系。东盟不是被动的一方;它有自己的机构,而且历史也已证明它很善于纵横捭阖之术。这次的问题是:鉴于北京在该地区的实力和影响力不断增强而华盛顿对该地区的关注却时断时续,东盟是否还能继续保持其自主性和灵活性呢?抑或是北京会逐渐削弱东盟的地位?

亚洲其它地区的中等强国也可以帮助东盟不陷入到中美夹击的窘境。特别是日本,它是在东南亚地区具有重要经济实力和软实力的国家,东京最近也在加强其与东盟几个国家的安全合作。印度也在迅速扩大其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印度总理莫迪为此提出了“东向行动”政策。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公布了其针对东南亚的 “南向政策”。鉴于澳大利亚与该地区的地理距离和贸易联系,堪培拉认为澳大利亚与许多东盟成员国有着特殊关系。甚至现在连俄罗斯也试图在该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采取行动的国家进一步使该地区的战略棋局复杂化,使中国主导该地区的可能性降低。

因此,尽管东南亚明显被吸引偏向中国,但形势发展还未达到木已成舟的地步。在与中国展开竞争时(在东南亚和其它地区),美国的一大比较优势正是中国自己。在许多情况下,华盛顿最好的做法就是让北京过度扩张和疏远其它国家。如果拜登政府将美国与该地区的关系作为优先处理事项,并能再次有目的的持续与东南亚展开接触(这正是东南亚人求之不得的),那么中国的影响力就将被抵消,东南亚人就可以左右逢源地享受到两个世界带给它们的最大利益。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事务》)

本文地址:http://www.666sbk.com/2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